泥沙碎磐石汽车自媒体向何处去

  在这个时代,要说没有焦虑那基本都是自欺欺人,但坚持自己的初心和处世原则,于我个人而言,或者于《车辙》、《车行迹》而言,都比放低姿态消除焦虑来的更重要一些。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在网络上拥有流量分发权的网络媒体其实并没有真正动摇纸媒的根基,而是因为各种不可明说的原因,网络媒体必须要依赖传统纸媒的支持。对有实力的纸媒来说,网媒只不过是多了一条内容分发渠道,而且这个渠道不用自己费力打通,反而每年还可以多收一笔版权费。 只是书名给出的预判落了个空,因为单兵作战的自媒体时代只有短短的一两年过渡期,几番割据纷争后,很快就被团队运营的模式所取代。 可以说直到今时今日,移动互联网的解构效应还在持续发酵,社会分工难以避免会被日趋细化,同时也势必会使得原有的行业准入门槛不断降低。 可以说现在主流的自媒体平台,通过数据挖掘匹配个人阅读兴趣,信息流的推荐机制让整个自媒体环境变得更为诡谲——做号、洗稿这些在相对保守的汽车媒体圈如今也变成了被追捧的商业模式。 但也很快,将前浪拍到沙滩上的同时,随着各类资本、机构以及团队和个体的涌入,汽车自媒体成为一锅乱炖的大杂烩。 既然是团队作战,那么主编就必须“活着”。因为只有主编才能协调各部来把握整体的选题方向和文章的基本调性。要不然按照个体对个性的原始追求,最终无疑会导致媒体自我的丧失。 遥想2014年《车辙》开号,至今已更1187期。“一个新媒体和它所倡导的汽车文化”——5年前为了这句slogan几番辗转反侧,现在看来依然任重道远。 至此,这条巨长无比的汽车自媒体长尾以势如破竹之势把传统媒体(主要是纸媒,那些头部网站已经顺利转型成自媒体平台,成为自媒体的流量池之一)那些前浪拍死在了沙滩上。尤其是那些曾经作出过巨大行业建设贡献的都市报,也都以比预期更短的时间关张休业。 最后,再表达下我们对优秀人才的渴望——如果你自认为足够专业聪慧,也想通过自身的努力实现更大的人生价值和更自由的生活方式,那么非常欢迎毛遂自荐,简历和作品可直接发至邮箱:。 在如黄河般奔腾咆哮的信息流中,读者不再关心媒体品牌,甚至不关心内容本身,只看能“入眼”的。当内容被解码成数据1和0后,读者能看到,或者说愿意看到的只有各种利己和夺眼球的关键词(或者说平台给他们呈现的也只有关键词)。 但是那个时候报纸和杂志从营收角度讲还可以日进斗金(一份都市报的汽车版年收上亿也没什么好惊讶的),最关键的是内容报道上占据绝对的话语权,所以有不少纸媒信仰的坚守者还可以以很高的姿态说:一份好的报纸要能“为网络媒体的新闻狂躁降温”。 ➤很显然,韩国现代汽车在中国市场早已不像当年索八时期那般辉煌,虽然合资公司北京现代旗下的产品线不短,覆盖的价位区间很宽泛,但每款产品能否获得市场欢心,就像...[详细] 不为什么,就只因这个行业太过垂直,准入门槛非常高。要想凭借摘抄拼装文章贩卖,养活一个人的难度很大,因为你不专业,就不能构建自己的公信力,无法引得关注,自然也没有流量。 站在现在的时间节点回望过去,在自媒体风卷残云的前几年,网络媒体(门户网站以及垂直网站)也曾以势不可挡之势破壁崛起,当时的呼声就是传统纸媒(从来都是被挑战的对象)危矣。 其实,一直想写写关于汽车自媒体的创业氛围,亚细亚瓷砖经典工程案例概览 亚细亚瓷砖销售网络遍布欧盟、美国、澳洲、日本、新加坡、韩国、南非、俄罗斯、沙特、关岛、 景区的4G信号被挤断了一路上:人人 ...,但碍于“不妄评同行”,始终不知道该如何下笔。随着新的一年我司旗下的“第二大”新媒体《车行迹》正式投入运营,内心澎湃。 ▲2018年《车辙》微信号交出的成绩单,不能说很优秀,至少我们这个团队仍在坚持初心,并不断努力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2018年年末的几场大演讲,以及很多牛逼的企业领导写的公开信,过去几年高频出现的“初心”二字几乎没人再说起。倒是万科的“活下去”以及朋友圈散发出你浓我浓的“焦虑”,成为2018年年度收官最重要的两个关键词。 增配和减配向来是热议话题,当然通常减配更容易引发争议,毕竟这是普遍意义上的缩水。[详细] 其实,一直想写写关于汽车自媒体的创业氛围,但碍于“不妄评同行”,始终不知道该如何下笔。随着新的一年我司旗下的“第二大”新媒体《车行迹》正式投…[详细] 在千人千面的各大平台信息流推荐中,就像一锅大杂烩盛宴,三教九流,只要博得眼球,都能管饱。 很多人肯定万万没有想到,发展至今,自媒体的这条“长尾”会如此之长,大大超出了很多人最初所大胆设想的边际。 这回不是单纯的介质改变,而是原有的媒体形态从根本上发生了变化,彻底分解了传统工业化时代媒体,尤其是纸媒的话语权,重构后的新媒体时代,在很大程度上强化了媒体人作为个体的话语权。 这倒不是特指汽车自媒体一个领域,就连我们汽车产业链上站在鄙视链顶端的主机厂,也在不断遭遇门外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野蛮人的叫嚣挑衅,造车新势力短短三四年间就已经达到近百家。 狗年已经临近尾声,下周一就是大年三十,猪年在时隔12年后又一次不期而遇。 ➤去年的广州车展上,车辙君在雷诺展台参加互动环节,按指定时间提前十五分钟来到雷诺展台,排队排了半小时,就为了一顶帽子。[详细] 而“寄生”在这些平台之上的所谓自媒体,依靠看似满溢的流量池可以获得足够的生存养分——不见得他们有服务厂商和用户,以及接收广告的能力,但依靠可观的流量分成也足以养活相当一批号。 两年前就有未经核查的大胆预言称,现在全国上下至少有超过万家以上的汽车自媒体存在,经过两年的裂变,不敢瞎猜,但这个数据至少翻番了吧? 对于相当一批混迹在自媒体圈中的做号机构来说,零门槛注册账号,零门槛拼装文章或洗稿,以及最后的零门槛分发,通过这几年的运营,已经成为一桩投入甚少收入巨大的买卖,营收好的一年可以轻松达到上百甚至过千万,再高也有,只是大家没敢往上猜。 “活下去”当然也是我们内心深处最原始的挣扎。《车辙》这几年一直依靠我们自身的专业内容团队输出观点,但作为一个新媒体公司,我们发现除了专业,也要更好玩。所以《车行迹》应该是通过我们自己车轮的丈量来输出生活方式,而不仅仅是价值观。当然更不是那些端坐家中YY出的全国风景旅行指南。 2014年,陈序在他的《主编死了》一书中给新媒体框了很多定义,其中多数预言也都逐一被验证,比如“未来大型企业会整合品牌、广告和市场,设置首席媒体官或首席内容官,管理其自营媒体”,又或如“专业新媒体难以复制工业化媒体时代的大规模广告收入,却能以高价格出售产品与服务。在针对特殊受众群体(投资者或企业)的细分市场里,这种物种可以活的很好”。

五分赛车
电话
短信
联系